(長篇小說)旅記煙雲-卷末.生死與共(一)

好人按讚發大財
誠心分享保平安

卷末.生死與共()

那是黎明初生,天際混沌未明之刻。

城外荒僻小路上,雜沓混亂的腳步聲由遠而近,驚動了寂靜空間。

「快……再快些!」輕柔卻驚慌的女音,急急催促著。

「母親,我跑不動了…..」童稚的嬌嗓,在微涼的空氣中漫開,「為什麼我們要跑?父親呢?」

昏暗的夜色漸亮,只見一對大小人影在黃土小徑上奔走。

「妳父親他——」女子話音哽住,眸裡湧出水霧,咬唇低語:「朱漓乖,我們先離開這裡再說,已經快沒時間了………來,我揹妳。」

她將女童穩穩揹在背上,疾速狂奔。

此刻天已明,朝陽初升,母女二人同樣妖豔的紅髮,在晨曦中熠熠生輝。

「母親……」女童不明所以,卻仍感受到此刻前所未有的危險氛圍,只能緊緊環抱住她。

兩人身後,遠遠傳來了騷動聲響。

「妳們逃不掉了!」

隨著一聲冷喝,塵土飛揚,大批人馬追趕而來,堵住她們去路。

女童被眼前一群殺氣騰騰的人驚得身子一縮,囁嚅地顫抖:「母親…..」

「別怕。」女子轉頭柔聲安撫她,「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妳。」

面前,為首的一個男子站了出來,同樣豔紅的髮色,陰柔的臉孔帶著些許狠戾,銳利的目光直直盯著她們,冷笑:「…..倒是好幾年不見了啊…..我的未婚妻子。」

「住口!我早已不是。」女子冷冷瞪視他。

「是啊,自從妳多年前觸碰禁忌,與人類男子私通——」他過於蒼白的臉孔扭曲著,咬牙低語:「還生下了一個雜種……..」

惡狠狠的目光射向她身後,女童瑟縮地迴避他眼神,將臉埋在母親背後。

一抹不知由何而來的香風,泌入鼻端。

「閉上你汙穢的嘴。」

「汙穢….?」男子冷冷扯著唇,雙眸蘊含了瘋狂神色,「跟低賤人類男子私通苟合的妳,竟然說我汙穢?」

「我已經捨棄了身份脫離一切,為何還要趕盡殺絕…..?」女子悲傷地看著他,「赤燄….念在多年情份,放過我們吧。」

「不,不可能的。」他毫不留情斷然拒絕,「對於背叛者與非純正血統的卑賤雜種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——」

說著,向身後人馬喝道:「將她們抓起來!」

所有人立刻蜂湧而上,她節節後退,將女童放下,扯下自己頸上的鍊子塞入女童懷裡,然後遠遠推開:「朱漓,妳快逃!」

「母親!」女童不知所措,跌坐在地上。

「走,快走啊!」她以前所未有的嚴厲聲音呼喊:「快走,不要回頭!」

女童含淚顛跛地起身,看了母親最後一眼,轉頭拔足狂奔。

赤燄紅色的眼眸染上噬血殺意,冷酷喝道:「一個活口都不能留!」

「你!」女子擋在眾人身前,紅髮飄飛,絕豔臉容帶著絕決,雙手劃開一道結界,「我不會讓你們通過的,想傷害朱漓,就先踏過我的屍體!」

「哼,那就如妳所願。」赤燄提刀輕易就破壞了結界,嘴角譏誚地揚起,「妳如今的能力竟然只剩下如此嗎?明明本是凰族的下任繼承人啊…..竟然和人類私通逃到人間生活不過幾年,妳的妖力竟薄弱得不堪一擊!這就是妳觸碰禁忌的後果嗎…太可悲了!」

隨後凌厲刀鋒砍破結界,毫不留情地刺入她的身體——

鮮血噴濺。

「….母親——!」遠端,女童回頭看見這一幕,驚駭地停下腳步。

母親鮮血淋漓被刀貫穿的畫面,深深印刻在腦海裡,渾身無法動彈。

女子緩緩轉頭望著她,流下淚,眼神溫柔又悲傷,顫抖的唇輕輕啟口:「……要活…..下去。」

她讀出了母親的話,握緊了拳,轉頭再度奔跑起來!她雖然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,但她知道一定要趕快離開這裡——

空氣中瀰漫著濃濃血腥味,和那男人身上逸出的香氣融合,令她作嘔。

「真可惜啊,下一個就輪到那個雜種了。」赤燄殘酷地冷笑,凝視著她的表情複雜又顛狂,「我曾經…..那樣的愛著妳,芸姬…..而妳竟然為了那個卑賤的人類拋棄一切!真是傻啊….人類既弱小又無能,明明什麼都做不到…..剛剛還豁出一切想阻止我來追殺妳們——真可笑,直到生命終結前,他都還死死抓著我不放呢!」

他故意說著殘酷的話語,在她耳邊呢喃:「就算妳隱姓埋名逃到人間,也逃不過我的手掌心…..如今落得這樣下場,妳後悔嗎?我最愛的芸姬…..妳當年不該選擇那個卑賤人類而捨下我!接下來只剩下那個小雜種了….」

說著,正欲把刀抽出,卻被她緊緊抓住。

「妳…做什麼?」他驚訝地看著她。

「你的嘴不配提起他。」她凜然又堅決地說;即使身體被利刃貫穿,仍然站得直挺挺,鮮血不斷湧出染紅了全身,她亦無所畏懼,「我從來不後悔….因為你連他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——」

「妳該死!」他怒喝一聲,手裡的刀卻怎樣也無法從她身體拔出,不由得扭曲了臉孔,「放手!」

心裡一邊驚愕一個將死之人竟有這麼大力量,一邊對身後隨從喊道:「發什麼呆,快去追那個雜種!沒有帶回她的屍體,就不要回來見我!」

隨從們慌忙領命前去,芸姬豁盡全力用一隻手揚起一道驚雷火焰阻退他們前進,冷笑輕語:「我還站著呢…..別想傷害我女兒。」

赤燄又驚又怒,眼裡殺意更甚,手中妖力凝聚,激起紅光將她一掌擊飛,順勢從她身體拔出的利刃噴灑出一片血紅,濺上他的臉。

「….妳的命真硬啊。」他緩緩走到她面前,扯著陰狠冷笑,長刀在沿路滴下血珠,「不過,也該結束了。」

芸姬癱倒在地,默默無語;即使奄奄一息,眼眸依然平靜無畏。

他在身旁蹲下,瞇著眼,又愛又恨的瘋狂眼神燒灼著她,「如果當年妳不背叛我就好了…..」沙啞低喃的聲音像在自言自語。

「我從來…都沒有愛過你,何來….背叛?」

他掬起她一縷染血的髮絲湊到唇邊輕吻,憐惜得彷彿對待珍品,「…..我愛妳,芸姬。」

她早已沒有力氣撥開他放肆的手,美眸直視著他,輕聲地說:「我知道….但我恨你。」

他仰天笑出聲來,誇張地笑得前俯後仰,「這我也知道——」

下一瞬,長刀無情地刺穿她心口。

她再也無法言語,木然圓睜的大眼默默望著天空。

他仍笑著,悲嗆笑聲在平野迴盪。

(待續)

好人按讚發大財
誠心分享保平安

延伸閱讀